论争,请回归学术www.yzc889.com

2019-05-19 作者:www.yzc889.com   |   浏览(60)

  在各种专业或非专业的报刊以及网络媒体上,常常可见名为“与×××商榷、探讨”之类的文章,这是谦逊而温和的说法,另外更有类似“驳斥×××”等鲜明尖锐的措辞。这种学术上的争论与观念上的交锋,原本是推动艺术发展的一种正能量,从学术观点出发而直抒一家之言,不论其观点是否成熟、论据是否得当,本意还是为艺术而思索。但细观近年来的不少艺术评论,以艺术之名而无理相争,甚或直接人身攻击和泄愤的现象屡屡出现,且呈不断增多之势,实在让人无奈、无语。

www.yzc889.com 1

  在各类学术研究中,对他人学术成果进行研究分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学术争鸣之外的“口不择言”“穷追猛打”则不甚高明。每位学者的成果都会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而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程度的深化,甚至一度推翻曾经的论点也不足为奇,这种“反复无常”在某种程度上恰恰也是对学术负责的态度。但往往有些研究者喜欢翻出故纸堆,揪住某些学者早年的一些观点不放,跳将出来做个长篇宏论而大批特批。其实明眼者早就知道,那观点不过是彼时某种思潮或某个阶段的一次探索而已,现在不仅学术界已经对其问题基本达成共识,就连学者自身都已置之身后而不以为然了。套用一句“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论争者应做深入研究,切莫因一时遗漏而贻笑大方。

陆贵山

  如果争论者因学识问题而犯点错误,尚且可以理解为学术造诣不深。但如果是明知故“辩”,意欲借名家而博个自身的名头,则有些可厌。更有甚者,是揪住这种类似的某个早期学术问题不放,抡圆了棍子试图横扫一片,试图全盘否定,则用心险恶。

我多年来从事马列文论,兼顾美学、文艺理论、文艺批评和文艺思潮的教学和研究工作。我治学的主攻方向是努力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不断拓展和推进对基础文艺理论的探索,最终走向宏观文艺学研究。这条艰苦跋涉的学术道路是一步步走过来的。

  此类“批评”已然落入下乘,更有甚者直接跳开学术问题,卷起袖子翻家谱、查家底、找绯闻、寻八卦,觅得一点点口子,便如获至宝,笔伐口诛。甚而连学术的“皮”也懒得披上一张,整个一泼皮无赖状。如此这般,就不仅仅是可恶,而是可恨了。

80年代初的中国文坛,竭力破除“瞒”和“骗”的文艺,倡导恢复现实主义的文学传统。为了适应和推动恢复和弘扬现实主义的文学潮流,在一些重要报刊上,我发表了一系列阐发文艺真实性的论文。1984年结集出版了我的第一部学术专著《艺术真实论》。90年代初,文论界开展了“文学主体性”的论争。我一方面觉得应当肯定倡导文学主体性的意义和价值,同时又感到“文学主体性理论”倡导者存在着比较明显的理论缺陷。《艺术真实论》是强调文学的客体性的,理应吸纳主体性的理论资源加以丰富和深化。1989年出版的《审美主客体》对文学主客体的辩证关系进行了比较系统的论述。学界前辈蒋孔扬先生在《光明日报》发表一篇题名为《坚持辩证法发展文艺学》的书评,予以鼓励。如果说《艺术真实论》是凸显文学与现实和历史的关系研究,《审美主客体》是突出文学与审美的关系研究,那么稍后出版的《人论与文学》则强调文学与人文的关系研究。《人论与文学》这本书开始从人学视阈探讨文学基础理论的重要尝试。2000年,我把上述文学与历史、文学与人文、文学与审美的研究进行了初步的辩证综合的创新研究,出版了《宏观文艺学论纲》。《宏观文艺学论纲》中,提炼出三大观点:即史学观点、人学观点、美学观点;概括出三大精神:即历史精神、人文精神、美学精神;总结出三大理念:即为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而艺术、为人生而艺术、为艺术而艺术。

  凡此种种,不胜列举,但究其心态根本,不外乎学术上的不自信。只是如果仅仅在自媒体上发此言论,有好事者或路人见之一哂,也还罢了。若作以学术成果公开发表,则恐遗祸深远,误导了众多对艺术尚存一片向往的爱好者。回归到媒体自身,切勿为了些许发行量或点击率而推波助澜,甚至特意挑起事端。

从新时期到新世纪,当代中国的文论界相继掀起了注重“内部规律”的形式语言符号研究热、文化研究热、生态研究热。这些社会文化文论思潮,启发我深切地感到《宏观文艺学论纲》中所论述的“文与史的关系”、“文与人的关系”和“文与美的关系”的覆盖面显得狭小,应当进行更加宏观、辩证、综合的理论创新。我吸纳了研究人、文学与自然的关系的生态美学、研究文学与文化的关系的文化学、研究内部规律层面上的形式语言符号学的成果,提出由六大文论学理系统构成的一个更加宏大的文艺理论的框架体系。这六大文论学理系统是:研究文学与自然的关系,可以生发出各式各样的自然主义的文论学理系统;研究文学与社会历史的关系,可以总结出各式各样的历史主义的文论学理系统;研究文学与人的关系,可以提炼出各式各样的人本主义的文论学理系统;研究文学与审美的关系,可以概括出各式各样的审美主义的文论学理系统;研究文学与文化的关系,可以凝结出各式各样的文化主义的文论学理系统;研究文学自身的内部关系,可以抽象出各式各样的文本主义的文论学理系统。

  艺术本就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特别是发展到今天,更可谓流派纷呈、风格各异,多元时代的艺术是多向度的,艺术理论也自然是多维度的。所以在观念上的分歧纯属正常,何苦非得东风压倒西风,或西风压倒东风呢?

我开始认识到,文学的本质是系统本质,文学的观念模式和研究文学的思维方式同样应当是系统的,是多维度的。把握和驾驭系统的文学的本质、价值、功能和作用,必须采取多向度的研究方法。我提出从四个向度来探寻文学的系统本质,即从横向和广度上,拓展文学的本质面;从纵向和深度上,开掘文学的本质层;从流向和矢度上,捕捉文学的本质踪;从环向和圆度上,把握文学的本质链。可以相应地概括出:即真理是全面;真理是深刻;真理是过程;真理是关系。

本文由亚洲城ca88发布于www.yzc889.com,转载请注明出处:论争,请回归学术www.yzc889.com

关键词: 学术 道路 陆贵山

www.yzc889.com推荐